謘瓮| 羲猾庈| 鱖笣| ょ碩| 湮陔| 奾砱| 湮源| 詢倯庈| 蜓瓮| 陲譴| 培硎| | 毞塞| чひ| 輿笚| ひ蔬| 壅笥| 衼攷| 鰓霤よ| 褪嫌ц酘秫綴よ| 蔬蚗| 哫哏| 踞笣| 陝親劼| 奻訒| 鎊璦ぞ| 飲擘| 咘譴| 踢諳碩| 絞倯| 韓爵| 需鏍| 拻怢| 頗荻| 淏眄啞よ| 輩笢| 蜓瓮| 撳譴| | 奻佷| 攝躂| 酗栠| 菇瓮| 還捶| ь碩| 隴洈| 縝嶽цよ| 關綜| 桲模諳| 檄瓮| 蔬刓| 畛捶| 靻喀| 控魚| 婝銘| 昹伈絢| 梲蔬| 拫擘瘋杻| 眽踢| | 埻す| 妀飲| 笢刓| 網芞族| 酴絢| 謀瞳| 譁游| 梅栠| 割闐| 悵噪| 匙鰍| 嵹瓮| 攫踞| 湮誠| 齊⑨| 陲譴| 樓跡湛も| 鞠磁| 跦碩| 籵蔬| 湍鍛| 陲刓| ц栠| 恟籟杻よ| 陝棐| 淜羱| 湮狾| 假譴| 擘笣| 詢笣| 俴昄| ⑨瓮| 耋淩| 鰍儔| ь碩| 親刓| 遠瓮| 還谹| 妀鰍| 謹栠| 闔儅| 肮假| 阨蜓| 妦絟| 網擘| 霞蔬| 郩砱庈| 哏陓| 嬝朘僱| 鳹鰍| 韌諳| 廑旂| 鰍倯| 袱赶絢| 親刓| 幵栠庈| 幛栠| 嗟趙| 喪傑| 匙栫| 絞倯| 啋蔬| 皊梅庈| 靺捶| 迋隱| 奻裘鍛| 憚忑| 偷犖よ| 蹼栠| 竣蔬諳| 鴩瓮| 陰笣| ぱ譴| 課栠| 毞藷| 踢笣| 撳鰍| 庄倓庈| 漆栠| ④栠| 票嫌踩| 酴詳| 拫嫌睽| 郙鰍| 豜踢| 賑瓮| 撳栠| 頗譴| 迖親迖| 蚗假| す捶| 翻謎| 蚗す| 辭瓮| 倓傑| 創肅庈| 陲搛| 間ч| | り瓮| 皊謎| 俴昄| 晚商| | 氈す| ч栠| 假憚| 膘す| 砒阨| 肅悵| 刓竣| 湮璩| 湮壽| 港蟬| 蚗笣| 皊景| 陳栠瓮| 蜓堄| 拻虧| 肮假| 酴坒| | 蛦鍬| | 陝嶺囡衵よ| 淏懦よ| 珔瓮| 撳栠| 韓諳| 皊倓| 蚗捶| 蜑阨| 割傑| 蚗荻| 荻氈| 挕盺| 詢誠| 醫譴| 窪阨| 嫘す| | 倓漆| 攝鎖| 詢誠| 幵栠庈| 艙す| 豻蔬| 哫傑| 坒塹| 虞鰍| 踩庈| 氈ь| 蚗撳| 憐屙| 淜匙| 幛鰍| 蜑栠| 粹屙| 猿瓮| 奻訒| 雛傑| 假屙| 隅鰍| 奻詢| ぇ壽| 梊瓮| 邧傑| 飲荻| 敆踩| 磁ひ| 毞阨| 笢觸| 扡瓮| ь猿| 踢捶| 劓粹| そ陲| | 坒筀| 臍褽| す滇| 湮韓刓淜| 磁栠| 躂擘| 佷鰍| 猺景| 籵蔬| 拫擘瘋杻| 晊酗| 隅盷| 豯謜| 敆喀| 蹴罣| 煦皊| ц阨| 詢す| 鰍假| 蔽桋| 霞碩| 荻眧| 祩竣| 拸柈| 騠瓮| 嬝朘僱| 啃僅
首頁 > 文匯報 > 內地 > 正文

【一家人 一家親】發展盤繡釀酒 班彥村拔窮根

2019-09-17
■隨荌禤a脫貧政策的穩步推進,班彥新村土族村民的生活條件得到了改善。圖為班彥新村村民走在街頭。 香港文匯報青海傳真

土族幸福村 迎來真幸福

470年前,當土族先輩們決定定居在青海互助縣五十鎮這片大山之時,他們用土語給這裡起了一個美好的名字「班彥」,意為幸福。470年後的今天,班彥村民呂志和說,從他記事起,這裡除了山連山、土掩土,剩下的就是封閉、落後、貧窮。直到2017年,隨荌禤a脫貧政策的穩步推進,班彥村不僅搬出了大山,而且在五級政府的扶助下,村民們都有了自己致富的產業。 ■香港文匯報記者 唐瑜、李陽波、張仕珍 青海報道

呂志和說:「短短兩年,我們村人均收入從不足2,000元(人民幣,下同)驟升到9,000多元,人人都過上了城裡人的生活。這一切都要感謝國家,讓我們土族先輩數百年追求幸福的夢想成真,班彥村也終於實至名歸。」

大山貧瘠封閉 村民生活貧苦

土族是居住在中國西北青甘兩省的人口較少民族,班彥村98%的村民都是土族。「在山上的照片你沒看過,那真是不忍直視。」對於從小生活在班彥村的「80後」呂志和來說,山裡的生活再熟悉不過了。「海拔高、山大溝深、乾旱少雨,全村369戶1,396口人就住在這光禿禿的溝溝壑壑中。乾旱的時候,滿世界飄揚的塵土令人睜不開眼,下雨的時候,僅有的一條土路便癱瘓了,山裡的人出不去,山外的人進不來。」除了望山發愁和歎息,班彥村村民一籌莫展。

而大山的阻隔,帶給這裡的除了與山外世界的隔絕,還有上學難、務工、喝水、看病、 娶妻等的困難。在一些災難年份,這裡還經常遭遇糧食絕收。「一絕收,我們的老阿爺、老阿奶就哭啊,因為要挨餓了。」 呂志和表示,在班彥,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。「有時去鎮裡、縣裡趕集或者打工,看到人家的生活,真是羨慕的不得了。我們這裡的人也是誠實勤勞不怕苦,為何與人家的生活差別這麼大啊?『幸福村』的村民卻要羨慕別人的幸福。」 呂志和苦笑蚖﹛C

全村搬遷脫貧 政府補貼新房

看不到頭的貧窮逐漸讓班彥村的年輕人也失去了信心,而一批批年輕人的離開,更是讓這裡雪上加霜。在外打工的呂志和說:「真是絕望了,不然誰會離開自己的家。」說起2017年那個足以載入土族族史的大事件,呂志和兩眼放光。「沒想到在打工的第三個年頭,這個願望真的實現了,就像做夢一樣。」

2017年,當地政府決定將班彥村整體搬遷至山下開闊的地帶。「政府不僅幫助我們建了新村,同時還給每戶人家蓋了新房。」指茼菑v「三室兩廳」還自帶陽光小院的房子,呂志和高興地說,自己僅花了1萬元,其餘的都是國家補貼的。「這個也只有在我們社會主義中國才能實現,在我們土族數百年的歷史上,也是頭一遭。」

發展旅遊養豬 吸引青年返鄉

而搬出大山僅僅是第一步。已經在班彥村蹲點扶貧多年的五十鎮幹部李得財說:「讓土族鄉親們脫貧、致富、邁入小康,甚至將來成為享譽一方的致富能手,這才是我們最終的目標。」「搬出來讓鄉親們住進新村新房子之後,我們就茪漜ㄦ~發展。一方面,我們將土族獨有的盤繡、釀酒工藝發掘出來,遵循市場規律形成產業化;另一方面,我們大力發展鄉村旅遊和八眉豬養殖,吸引像呂志和這樣的外出務工青年回來發展。」 李得財說,原來盤繡就是土族婦女們的一項家庭生活技藝,自從產業化以來,每位家庭婦女每月能收入近2,000元。而釀酒就更厲害了,產業化、品牌化的班彥酩餾酒,給每個釀酒戶每年帶來少則四五萬元,多則十萬元的收入。「去年底班彥村人均收入達到了9,791元,今年隨蚢A家樂和八眉豬養殖漸成規模,這一數字還得往上躥一大截。」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鰍苤茠游 輿碩繚諳 桲蔬淜 蔬劼眈傑⑹弮攽淜 昹蚽誧 誠譴陲繚 坒韓陲繚 控坒扦⑹ 鄴刓樓蚐桴
郅游淜 嫘億誰淜 忣粕讀 啞貺盺 盪傑繚 窀悕ヾ嬴 嫘陲佼肅⑹歙假淜 阨耋屢蔬爵 匙跡む淜
樁倓湮曄埏 泬模侁 酗倓鼠唲 韓懈綬 苤栺溶 陲窪覗游 ぱ韌諳 梊模砏 冪籀悝埏 荌埏嫘部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